[]

你们……怕吗?

一则询问,在病房内绕梁不绝。

空气忽然变得很是寂静。

只有消毒水的味道在弥漫。

但在某一秒钟,一个被半兽人咬断胳膊,撕开胸膛而浑身缠满纱布的老兵笑了。

他满是风霜岁月的脸庞,露出笑容说:“如果我们惧怕战争,惧怕死亡,那中州还会是现在的中州吗?”

他说完,将士们都笑了。

是啊,我们都已经无数遍回答过这个问题了。

现在还需要我们再回答一次吗?

可是不管询问多少次。

我们的答案永远不改。

你可以反复向我们确认。

整个病房内,基本所有的伤员都是重伤员,要么失去了胳膊,要么被撕开了胸膛,甚至整个下半身都荡然无存。

但看着他们那布满阳光和坚定意味的笑容,白良还是再次沉默了。

良久的沉默后,白良站直身躯,对着病房内的所有伤员深深鞠了一躬。

他知道,在自己离开的日子里,巍峨中州就是依靠这些最普通却又不平凡的战士们,以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撑起来的。

而伤员们看着圣树的鞠躬,瞬间鼻头一酸,忍不住眼眶湿润起来。

自从国座退位,中州群龙无首之后,眼前的圣树就彻底成了亿万万中州子民内心的唯一明灯与信仰。

还有什么比亲眼看着,内心信仰对着自己鞠躬还要更加感动的事情吗?

这些饱受战火的老兵们,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每一滴泪都滚烫似火。

……

随后白良挨家挨户,在所有的病房内鞠躬致谢。

做完这个事情后,白良特意跟白枭交代:“国家现在对于前线伤员的赔偿补贴怎么样?”

“圣树放心!轻伤四十万到一百万,重伤两百万到五百万!”

“国家资金够吗?”

“够啊,我们储存的蛮兽晶核每一个都价值连城,虽然明面上西方国家跟我们势如水火,但还是有很多西方商会悄悄找到我们高价收购,而且这两年我们中州联合整个东方国度,目前资金绝对占据全球顶端!”

“知道了,给每个人伤员另外补贴五十万,告诉他们,他们将生命献给祖国,那么祖国就永远不会辜负他们。”

“是!”

随后白良离开了前线。

当晚跟诸多中州将领和国家高层吃饭聊天。

次日清晨才悄悄离开中州,重新回到了仙庭。

仙庭凌霄殿,白良将军权令牌轻轻放在天帝面前。

“带出去的一万天河将士,轻伤八百,无人阵亡!”

白良轻声说道。

四周的仙庭重臣们都投来赞赏目光。

天帝随手把玩着军权令牌,忽然又重新将令牌还给了白良。

“这是……”

“白良,从今日起!”天帝收起笑意,严肃道:“你的这枚令牌,可以随心所欲调动整个左部天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