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贺煜城冷冷的眼神,白海峰打了一个寒颤,恢复了些理智。

他平息一下情绪在贺煜城对面坐下:“凌家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失望,我只是太震惊了,叶辰那个王八蛋有孩子,苏家怎么会同意这样离谱的事情的?”

贺煜城表情冷漠:“苏家怎么做是苏家的事情,叶辰能不能如愿以偿娶到苏七七还是未知数,你先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再说。”

白海峰还能怎么样,冷静下来他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贺煜城能决定的,贺煜城能做的只是尽量的帮他,就算苏七七不嫁给叶辰,苏家也会把她嫁给别人。

他叹口气:“我会做好我该做的事情的,七七那边拜托你了!”

凌家,凌冰今天明显的心浮气躁,早上因为早餐不合胃口骂了烧饭的阿姨,中午又因为衣服的事情骂了洗衣服的阿姨。

睡了一个午觉起来,越发的烦躁。

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的在长大,很快就会显怀,她得在孩子显怀之前成为贺煜城老婆。

也不知道宋雨那边有没有下手,说起来她把药交给宋雨已经好几天了,宋雨有把柄在她手里,应该不敢不听她的命令吧?

凌冰想发信息问宋雨的,只是想着发这样的信息会落下把柄,又压下了这种心思。

她得再见一次宋雨,凌冰想着发了信息过去:“我们见一面吧,就在老地方。”

那头回了一个字:“好!”

凌冰收拾了一下,马上赶往上次见面的地方,她到的时候,宋妍人已经到了。

凌冰关上门急切的问:“宋雨,怎么样了?你下手了吗?”

宋妍回答:“小姐,我按照你的吩咐对莫宛溪下手了。”

凌冰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是吗?你放了几次药?”

“我放了好几次了,小姐,今天出了一件事,别墅里的一个老佣人死了。”

“老佣人死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凌冰不以为然。

宋妍脸上带了惊慌的表情:“我怀疑老佣人喝了我给莫宛溪下的药。”

“不是吧?不是让你给莫宛溪下药的吗?老佣人怎么会喝到药的?”

“我也不知道,我很害怕,老宅那边已经报警了,警察过来做了笔录,老佣人的尸体已经被送到了警局,我现在心里很害怕。”

凌冰心里那个气,让你害莫宛溪,你弄死一个老佣人,这都什么破事啊?

要是弄死莫宛溪就算了,现在弄死了老佣人,贺家那边肯定会小心谨慎,那以后想对莫宛溪下手肯定会比之前困难的。

“你确定那个老佣人是吃了你下的药死的?”

“我确定!我把你给我的药都放在了莫宛溪吃的燕窝里。那个老佣人身体之前非常好,一点毛病都没有,她今天上午才告诉我说少夫人最近不吃燕窝,熬的燕窝都给她吃了,然后下午就出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