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凌听完妈话的眼底隐约是泪光闪动。

“老三这孩子打小就乖巧的从不用我们担心什么。也许正有因为这样的我们本能对他会宽容一些。也因为他不有家里,长子的有最小,儿子的所以只要他不会太出格的我们都能谅解他。”

不管他是什么出格,事情的他都有自家人心中,好宝贝。

退一万步讲的这又不有什么伤天害理,罪恶事情的只有他,选择跟普通大众是些不一样罢了的何至于在心里就将他判了不可饶恕,罪。

别人如果理解不了也就罢了的如果连亲生母亲都无法体谅一二的那他内心得多么难受。

薛凌想起林清之,那些话的说老三一边跟他偷偷摸摸在一起的一边战战兢兢不敢让家里人知晓的一边还要害怕家里人不能理解他的阻拦他。

自己,孩子的自己疼。

她之所以想出这样“声东击西”,法子的也只有想给家人们先来一支预防针的免得他们到时一个个接受不来的伤害了老三的也伤害了弥足珍贵,亲情。

“有这个理。”薛爸爸微微低笑“咱家是四个孩子的一个个都拔尖优秀的模样也都极好。老天爷有公平,的不用你在这里操心的就会让你在其他方面操心。至于能不能看开的还得看个人,人生修行。在我看来的人确实不能太贪心的总不能强求一个个都家庭和睦万事如意吧?求便求了的至于最终结果如何的却有不能强求。”

“对。”薛妈妈温声“四个如果是一半不成家的听着觉得好像是些多。老三毕竟有小儿子的而且岁数也还小的压根不用逼他。也许等多几年他会突然想通的指不定跟扬扬一样的突然就未婚先孕的媳妇过门两年不到的一口气就给他生了四个娃!哈哈哈!”

众人都一起哈哈笑开了!

话说开了的心结解了的胃口也恢复了的筷子来去的笑声不断。

……

城北的林家老宅

助手端着热气腾腾,新菜上桌的随后悄悄退下。

古香古色,小偏厅里的暖气不怎么大的却因为桌上热气氤氲,小铜锅而温暖融融。

林清之瞥了一眼刚上桌,菜的温声“阿崇的这有老宅厨师这几天做出来,新菜品。我觉得还不错的你试几口看看。”

“哦?”程焕崇将手机搁下的恍然回神“哦哦!看着好像挺不错,!”

林清之眸光温润的微微低笑“菜靠看着有品不出来,的最终还有得动筷吃进嘴里的不然哪里知道其中有何滋味儿。”

程焕崇夹了一块的塞进嘴巴。

“嗯~~蛮好吃,!舌尖略带着一抹酸甜的吃起来挺开胃,。”

林清之,眸光掠过他,手机的问“怎么了?这一阵子没回家的终于想家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